一更里想思病,正好来得困。
耳听厅上 叫,厅上猫儿来得叫。
猫儿怎样叫?捏噢捏噢叫唷,
听得奴奴动动心,伤伤心,鸳鸯枕上到一更....
委婉动人的恋情,微妙复杂的心理,在这些民歌中有乐含蓄、隐喻、双关的流露。这种艺术风格的表现多不胜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