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星,孤零丁;
两个星,不零落。
三岁无娘被嫂辱。
辱起乌云飘飘飞,街双眼泪上绢机。
脚踏挨架响,织布两三丈。
姆勿响,大哥去温州,二哥去处洲,
买来处洲树,做起温州床。
眼床底角画蛟龙。
引手上,画蝴蝶。
踏凳头,画小丑。
尿盆盖,画鸭卵。
尿盆唇,画痴虫。
尿盆底,画小姐。
尿盆臀,画小囡。
尿盆外,画老大。
衣柜门,画将军。
衣柜格,画金银。
大大小小喜开心。
勿响,是谁在安慰无娘的小孩呢?谁都可以,或许是其亲娘的灵魂在呼唤。尿盆上能画这些东西吗?不必认真计较,都无所谓,就求其那种韵味,那种朗朗上口。这是一首上好的童谣。

有些童谣包含乐儿童心理、生理暗示和一些事物道理,有一定的行为疏导作用。如《喜哭猫》:
喜哭猫,钉对糖。
糖吃完,钉赖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