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 1:

永嘉车站下来,可以走到公路上等开往岩头的车,车次很多,招手即停。我做到狮子岩,本想漂流至岩头的。漂流的价格是180一条船,可坐4人,没人再收10块钱楠溪江门票。如果人多也可以议价坐一条船的。显然一个人就比较贵啦,也没有找到搭子,于是干脆徒步去了岩头(其实也是可以继续坐车的)。其实走过去也不远,大概30分钟就走到了芙蓉村,芙蓉村离岩头也就5分钟的路程。另外岩头的漂流点在楠溪江二桥下,离岩头镇有20分钟的不行距离,可以叫小三轮过去。漂流的价格比狮子岩便宜。到了芙蓉村,20元门票,从旁边的小路可以逃票进去,遇到状况随机应变既是。芙蓉村还是有相当规模的,非常的古朴,基本还是几百年前的样子,人们的生活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变化,有着原汁原味的古村落气息。所谓的“七星八斗”可以拿着地图比划一下,在村里其实没多大感觉。本想在芙蓉村住下,觉得老房子可能便宜点,可是正好碰上国庆,开价100,直接走人。到了岩头镇,住在邮局口旅馆,50元/晚,估计是镇上最便宜的了吧。岩头的住宿很多,国庆节价格在100-150不等。
Day 2:
早上坐车去石桅岩。5:40的车,每天仅此一班,错过的话就只能先坐车到鹤盛,然后包车去石桅岩。1个多小时之后到了石桅岩。50元门票。由于来得很早,景区内只有我一个人,相当惬意。石桅岩就是平地而起的一块巨石,形似船桅,因此得名。整个景区也就是绕着石桅岩转一圈,有栈道可以爬上巨石。看点在于周围的山石,各种形态的都有,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力。石桅岩还有个后门,入门便是所谓的小三峡,我坐的这班车到的是正门。还是从正门返回,10:40有车去鹤盛,可能下午还会有一班。在鹤盛包车去龙湾潭。我坐的是小三轮,进去20元,出来15元。龙湾潭基本只能是包车了,不过我出来的时候打听到3点有去瓯北码头的车,但是好像不经过岩头,有待后人尝试。如此看来瓯北至龙湾潭还是通车的。个人感觉龙湾潭比石桅岩有看点,就景区规模来说就比石桅岩大,石桅岩最多2个小时就可以了,龙潭湾需要3.5~4个小时,上上下下的山路很多,比较费体力;就景色来说龙湾潭可以看山景,有瀑布,有森林,还有一个350米高的空中玻璃观光平台,在上面观景果然很不一般。龙潭湾出来包车回鹤盛,鹤盛再坐车回了岩头。晚上在岩头古镇逛了逛,感觉比芙蓉镇现代了许多,叫老城区差不多,但是感觉也是不错,还号称有岩头十景的。还有一条丽水街比较出名,就是一条依水而建的长廊,颇有点江南水乡的味道。然后吃个饭就可以洗洗睡了,在农村晚上没啥可活动的。
Day 3:
6:10坐车去林坑。每天去林坑的车友2班,还有一班是8:20的,一个多小时后到达林坑。林坑是个小村子,建筑不过40几栋,皆依山而建,很好的融入到周围绿水青山的环境中,无序却自然,美轮美奂。不过如今已经被开发了,到处可见农家乐的招牌,不过好在我去的那天没有多少外人在,还是可以感受到村子古朴的遗风。村子很小,走一会儿就没了,可以爬爬山休闲一下。在林坑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就是中国航拍第一人赵群力。他在林坑的不幸坠机身亡令人扼腕痛惜,但是他和《寻找失去的家园》剧组的那份精神更令人感动。他们所记录的,是我们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失去这些,我们将失去对民族文化的大半记忆。而他们正是在努力为我们保留和记录这些珍贵的记忆。林坑看完之后,9点多有车回岩头,11点多还有一班。到了岩头再坐车去瓯北码头,从码头摆渡过了瓯江就是温州市区了。温州市区其实没什么好玩的,有个江心屿,与厦门的鼓浪屿、长沙的橘子洲、镇江的焦山岛并称为中国四大孤岛,另两个不太清楚,与鼓浪屿比那是差远了,虽然岛上也有些园林、小桥、寺庙,还有游乐场...就一个英国领事馆还有点意思。不过倒是有很多人来这儿拍婚纱照,想来这里应该是温州市区内不错的取景点了吧。温州还有很多小吃,就不赘述了,反正我是吃撑了,主要是一个人旅游,又想什么都吃一点...
Day 4:
一早跑去客运中心坐车去泗溪,牛山北路上那个。直达泗溪的车只有9:50那班,当然不能买这么晚的时候,今天还要赶到洲岭的。于是买了7点去泰顺的车(温州至泰顺的车有很多),2个多小时后南溪下,41元。然后南溪离泗溪很近,1.2公里,叫个车也就2块钱。要看的两座桥离镇中心也不远。先去找北涧桥,沿着溪水走了几百米,连个桥的影子都没看到,心想是不是走错了。正想着,走到了一个河道口,突然北涧桥就这么在右手边出现了,十分庞大的桥体,顿感震撼。那种横跨而过的气势,还有那种经过百年带着沧桑的红,桥顶那些优美的龙图腾雕饰,令人难忘。虽然当天下着大雨,可以丝毫没有影响看桥的兴致,在桥下呆了很久,看了很久,才不舍的离去。沿着溪水向上游走,不久就看到了溪东桥。这两座桥被称为姐妹桥,桥出同门,的确十分相似,只是溪东桥的规模没有北涧桥那么大气。看完两座桥,马上赶去车站,10点半左右有车去三魁。泗溪至三魁的车相对就少一些了。大概半个小时后到达三魁。三魁是个较大的城镇,下了车赶紧找桥。薛宅桥和永庆桥在一个方向,于是刘宅桥就被我放弃了...薛宅桥就在城内,下车后往北走既是。只是周边已经被现代建筑包围,一座古桥被包围其中显得孤独又突兀。打听了下永庆桥较远,于是找了辆小三轮开过去。永庆桥不是拱桥,而是河中间加了个桥墩,不过看起来是年代久远的。三魁的这两座桥较泗溪的那两座更为朴素,没有特别的装饰,显得更为静匿。话不多说,接着赶路。12点半左右有一班去洲岭的车。去洲岭的车很少,一天好像就4班,10点半一班,下午两班时间不明,而且据说2点之后就没有车从洲岭回三魁了。车还算准时,1个小时之后到了三条桥的路口,售票员说4点多会有车经过去洲岭的,不过我后来坐的是3:50的那班,大概也就这么两班了吧。从岔路口走到三条桥大概20分钟。寻找三条桥的过程那才是翻山越岭,在山谷中的溪水上终于看到了三条桥,在这群山峻岭中,居然这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建了这么一座桥,远处、近处皆任何人踪迹,空山幽谷无比宁静。三条桥也成了我众多廊桥中的最爱。在三条桥内坐了很久,没有什么很深邃的思考,只是体会这份宁静和安逸。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往外走,搭上3:50的车去洲岭。在洲岭安顿了住宿,其实住宿的店家还是有的,30/晚。步行去了离镇上不远的毓文桥。这应该是众廊桥中最华丽的已做了吧,有着小巧的石拱和有如江南水乡搬的桥上建筑。
Day 5:
这一天就是在路上的一天。早上7:30的车去罗阳(泰顺),头班车是6:30的。1个半小时之后抵达罗阳,本想去看仙居桥,可是错过了去那儿的小巴,再等一班要很久,所以很不舍的放弃了,在县城上随便走走,11:20的车回温州,车程2个半小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