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朔门"是北门的意思。温州的三大经典:五马街、江心屿、朔门街。

明、清时期,温州朔门街一直是商埠中心,沿街两旁的商店经营南货、糕饼、水产、蜡烛等物品,曾繁华一时。 因其位于温州古城七大门之一的“朔门”之内,故名朔门街。

故后来有温州人要逛街就逛朔门街之美名!

宁静的小巷子,不长,但足以远离喧嚣。下了出租车,没有化妆,停在巷口有好几辆三轮车。有些冷,双臂抱着自己。走进小巷子。又卖各种零食的。小店也在。走到中间,朋友来了电话,我说在巷子里,她说20分钟以后到。我走到巷子的尽头,辄反回巷首,看到她的车经过,我笑了,这么巧。

我们走进巷子,搭起笨重的三脚架。像在丽江古城,像在阳朔,大理,八角街,南铜锣鼓巷,宽巷子……随便任何一个洒落过脚印,目光,梦想,情感,光阴……模拟的场景与氛围。

她闪进某个吧,出来和我说,我们去喝一杯吧?我说,为什么喝,走啦。

相机有些憋手,不熟悉,没有摸出手感。只好一路胡拍,满巷乱拍。她说,现在是天黑,要某个下午发呆静静慵懒的来喝杯咖啡才好,看书,写东西,她又自己反问,可能这里没什么正宗的咖啡吧。也许喝的就是一份心情罢了。我迎合的说好啊,我要吃一块蓝莓蛋糕,翻一本书,晒太阳,生活本该这样。两个女的已经对望甜甜的傻笑了。

她把相机扔给我,我低头看镜头,等我一抬头,她却消失在巷里,转眼间仿佛经历了一圈圈年轮。我一路找,心思已散,一路随便按快门,从街头走到巷尾不见她的身影,傻站在石板路的巷尾。只好拨了她的电话,她说在书店。我问了一个巷子里遛狗的美女,老白书屋在哪里,她指给我。隔门一看,这家伙选了好多书,看着她歪头,仰目,蹲膝等动作的入神的正在淘书,突然觉得她很有魅力,因爱书而产生的有质感的魅力。在众多书之中,看她拿起了一本《孤独六讲》然后又放回原处,这个过程,我有些难忘,遁入沉思,她孤独吗?

抱着书,出了书屋。继续并肩前行至巷尾,最后一间是女仆店,穿着制服,蛮有意思的。如果巷子里的每间店都去一次,不知道要动用多少时间,多少朋友,多少四季……

她说这里好热闹,整条街就这里最热闹,好香啊,要吃!我说我饱。她执意说因为热闹,所以要吃一些。她有种不可错过的坚定。我们坐下。

隔壁桌说要烤香菜,厨师说炒,然后说,你看好不好吃,是不是厨师吹牛B。然后就风生水起炒了。有这样的底气。我们点了烤鲫鱼,拍黄瓜,炒螺丝。

螺丝是酸甜孜然,她一直夸奖。说哪天江滨路泡吧后,来这里吃。然后饶有兴致的点了一瓶啤酒。我说,你不怕查酒驾啊?还喝。她说,你多喝一些,我少喝一些。她喝了一小杯。其实回去的路上,真的遇到查酒驾的了,她一把口香糖塞到嘴里,拼命大嚼,然后跟在出租车后,警察没有查我们的车。虚惊虚惊。她说下次不敢了。

夜晚,安静的小巷子,三盘菜,一瓶酒,对饮,安静对坐彷如一世厮守。时光被无限拉长,像一张涉足已远,置身外地的桌子。

盘子被我们吃的异常的空空见底,酣畅淋漓的是食物而亦非酒。起身拎相机包的那一瞬间,一直在想何时再入座。

挽手脚步悠悠的走出小巷,进入喧嚣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