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岩是以朱自清的著名散文《绿》而文明遐迩,到了仙岩我们便去游览仰慕已久的梅雨潭、梅雨瀑,沿着平整的台阶上去,不一会就到了梅雨潭边,只见山梁一道飞瀑冲山而下,哗声不绝,下面的岩石经千百年的淘洗,早成了一圈圆圆的潭水。再往上,就是飞檐翘角的梅雨亭,小憩时,再拜读朱自清的《绿》,更是别有一番风韵了。雷响潭的只亭柱上有一联,写得非常好:“欲踏春雷到绝顶,不同凡响落清音。龙须潭有许多传说,不过传说归传说,龙须瀑的瀑水,丝丝缕缕,飘飘洒洒,确实像极了古人的长胡髯。仙岩真是美及了,妙及了.梅的先生说,他上小学时学校组织旅游就是到仙岩,而那时候的交通工具只有船,起早乘船要三个多小时才能到达,到了他们的女儿雪飞这一代通了公路乘车一个小时就到仙岩了。哈,这就是时代的变迁.

瑶溪的溪石都是白色的像玉石一般,溪水瀑布都镶嵌在陡峭的山崖之间,身在溪水幽谷之间,感觉进入了桃园仙境一般,不过一个人可不敢到此啊,太幽静了啊,瑶溪的风景不比仙岩逊色只不过没有名人在此留下什么作品而已。 

江心屿是瓯江中心的一个孤岛,江心寺是温州的游览圣地之一,寺门前一副对联,左联是"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;"右联是"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。当时梅的先生问我能否读出来,以前真的读过,但当时的确卡壳了,回来后考证为南宋状元王十朋在屿上攻读时所写。此联有三种读法,最常见的读法是;云早潮,早早潮,早潮早散;潮常涨,常常涨,常涨常消。站在寺前,目睹瓯江上云涌潮涨,倍觉别有一番情趣。祠前有数株千年古树,树桩蜷曲,躯干龟裂,树皮剥落处,又有新枝嫩叶生出。其中一树名曰"樟抱榕",两种树木,合抱为一。生于屿边石罅中,树姿宛如飞龙惊虬,探入江中,仿佛卷水而去。所到之处一片鸟语花香。